baidu
互联网 一舟书库

古代世界史 (日)杉浦日向子《一日江户人》

 

 

 

  最近无聊想看一些不用费脑的东西,于是又看了一遍杉浦日向子的一日江户人。心里颇有触动的是中间两章江户时期春画考。还是不得不说,作者的描述完全没有淫秽的感觉,反而觉得很亲切。

 

  我也一直觉得有这方面的喜好和欲望是人,或所有有性繁殖生物的本能的一部分。因此也是所有人类文化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全世界人民应该都有所耳闻日本的性文化(当然除了一些纯洁的小孩或大妈)。他们在性方面的想象力和行动力也是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他们现代的制品几乎涵盖了各种癖好和需求。反而最令人鄙视的是那些自己已经暗爽到内伤还要骂什么“日本人真是变态”的所谓愤青,比起书里提到的那些春画画者,这些躲在角落的人才是真正内心扭曲吧。

 

  “本来男女交合是繁荣的象征,还可以以此来祈祷五谷丰登。日本是个农业国,有这种传统。交合是生产性的、有活力的好事。不是阴而是阳,不是负而是正。是充沛强壮力量的象征。因此春画也被叫做'胜绘', 据说常被带到战场,或是塞进盔甲里。

 

  “将性的快乐视为道德败坏,只有在存在同一宗教的国家才会发生,日本有八百万个神,反而成了一个无宗教的国家。关于性,反而保持了太古以来的大方态度。

 

  这样自古以来的大方态度,或许就是日本成为这样一个性大国的原因吧。

 

  我是理科生,对历史研究得不多。我没有听说过中国历史上有名的的春画画师,也没有看过著名画家画过的春画。但是杉浦对江户时期那些名家的描述让人看到他们身上可爱可敬的对性的态度——即使是名画家,也是有七情六欲的常人啊。

 

  ”江户时代的绘师、作家,无一例外都画过春画。无论是写《里见八犬传》的正统先生曲亭马琴,还是画《东海道五十三次的》多愁善感的歌川广重,都不例外。

 

  “绘师和作家,为了告诉大家这幅画是自己画的,会在画里偷偷画上自己的落款,或在文字里提到自己的名字。也有人画春画完全与工作无关,不过让人感到他们是”反正要画,不如高高兴兴画“。也有画师宣称:‘俺就是画春画的!’

 

  ”绘师的化名,也都在恶作剧。

 

  ”葛饰北斋叫做‘铁棒滑滑’(太强了!!),溪斋英泉叫做‘淫乱斋’、‘好女轩’,歌川国芳叫做‘刚刚好’(什么刚刚好?),‘国盛淫水亭开好’(这也可以??),一见就让人喷饭。

 

  传说唐代时女人的衣服比现代开放得多,也或许是大家都不怕吃胖所以都有沟可露。性事或许不分贫富,看看那些家里穷得叮当响反而小孩一窝一窝生的就知道了。但说到性文化,只有在一个和平富裕,人民有闲心有闲钱的社会才能枝繁叶茂吧。这样说来,性的繁荣是blessing而决不是curse。

 

  就像妓女是千百年来历史最悠久的职业之一一样,春画(或其他类型)的表达人对性的欲望的东西是不可能被禁止的罢。与其加以取缔,弄得像是极权主义社会一样,不如另外想办法。据说日本虽然色情杂志就在便利店里卖,但是都是塑胶密封的。虽然色情节目在欧美日本电视台都放,但一般都是收费的有线电视或深夜节目。但从另一方面,说到污染青少年,这本身就是个颇为自相矛盾的说法。是不是全面防止这方面的接触,就能不让十几岁的小男生学着打飞机或性幻想呢;再说了,一个没有做过上述两件事的适龄男性,你说他是不是变态的一种呢。

 

  不禁想起一些原始的和土著的文化,其中对性的坦率和直面,甚至崇拜,真是让我们这些现代社会里的人羡慕啊。 (by Signora Python)

 

一日江户人
想看这本书?您可尝试网盘搜索(不会点这里)、网店购买或者在线阅读
网盘搜索
点击访问新浪共享资料 点击访问百度文库
 
点击访问豆丁网
点击访问百度云盘
网店购买
点击访问当当网
点击访问卓越网
在线阅读
点击访问网易读书频道
点击访问搜狐读书频道
任何意见建议,请通过以下方式与本站联系
电子邮件:guyizhou@hotmail.com
新浪微博:请关注@一舟书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