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互联网 一舟书库

人文掌故 (英)唐·麦卡林《不合理的行为》

 

 

  或许你会认为麦卡林很幸运,不像罗伯特卡帕,不像他周围那么多杰出的战地记者,在战争中被夺去了生命。你会替他感到庆幸,他活了下来,并且仍旧有那么多的机会再一次次地走上战场走上前线去采访拍摄,继续去从事最让自己激情迸发地事业。但事实上是,他的事业却时时刻刻地在吞噬着麦卡林。

 

  从拍第一张前线照片开始,他就在不停地反思着战争,同时受着煎熬。活着的他之后又经历了报业的萧条、纪实摄影的式微。我不知道那些死去的战地记者看到这些变迁会怎么想,他们是否也必须像麦卡林一样为了生计而去拍摄商业照片,去拍时装周、拍广告,去拍消费型的、为大众娱乐而服务的照片。我不是看扁商业摄影,而是站在一个在战场最前线奔跑数十年的记者角度来想。在你目睹了乌干达残暴统治者阿明的屠杀,柬埔寨红色高棉的暴行,印度洪水肆虐带来数百万的难民和大范围的瘟疫,当你看到战争中所谓正义一方和非正义一方都已经失去了理性乃至失去了人性。看过这一切之后,你再去拍摄城市生活中人们富足而光线的生活,你捧着相机的双手难道不会颤抖吗?

 

  我们看到在这本书的结尾,麦卡林似乎不仅走到了事业的尽头,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但事实上他仍然活着,拍着商业照片,赚了比过去多得多的钱。不过他早已经清楚,自己生命中的那一部分已经死去,但是那一部分的鬼魂仍会没日没夜地来回访他。这也是麦卡林选择撰写个人传记地时候,也是许多人选择写传记地时机,并不是在自己完全退休安享晚年地时候或在自己最后的岁月里。而是当他们知道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业已经结束,他们心目中的一生也就结束了。

 

  年少时的麦卡林眼神那么地充满希望无所畏惧,战场上的他像军人一样机警有时有带着军人一样被吓傻了的表情,浑身泥污,死死地保住自己的相机。但年岁渐长的麦卡林,脸上却写满了怀疑和困惑,再也没了最初那种天真的笃定。

 

  就像参加过二战、越战后退役的很多军人一样,他们回到自己温馨平和的家乡之后过得并不好,因为他们无法忘怀自己在战场中所看到的一切。所谓的战胜方同样是失败者,你们的成功带来了更多的苦痛。也就像麦卡林一直想的那样,他希望通过自己拍摄的照片,让全世界的人们对动乱中的国家反省更多,但在他在自己最后一次严肃的战地任务中,目睹了在自己排泄物中蠕动的精神病院儿童,拍摄了一个全家刚死于爆炸的黎巴嫩妇人,那个妇人狂怒着冲上来开始打他。他说这便是他心中的战争终极意象,这是他“痛苦的一生中最痛苦的一件事”,他一直觉得那是他做过的最卑劣的恶行之一。

 

  所谓的好坏并不是相对的而是绝对的概念,战争就是绝对的恶。意识到这点的人们荣归故里被世界认为是英雄,自己却已经被战争杀死了。(by summer)

 

不合理的行为
想看这本书?您可尝试网盘搜索(不会点这里)、网店购买或者在线阅读
网盘搜索
点击访问新浪共享资料 点击访问百度文库
 
点击访问豆丁网
点击访问百度云盘
网店购买
点击访问当当网
点击访问卓越网
在线阅读
点击访问网易读书频道
点击访问搜狐读书频道
任何意见建议,请通过以下方式与本站联系
电子邮件:guyizhou@hotmail.com
新浪微博:请关注@一舟书库